推荐内容
  • 没有资料

88岁原配撕80岁琼瑶 这部狗血剧演了50年

时间:2018-04-28来源:娱乐八卦作者: 点击:
  

在沉默了50年后,平鑫涛的原配林婉珍正式手撕“小三”琼瑶?!

  前两天这条揭“琼瑶夺夫”内幕的新闻,震惊娱乐圈↓

  

  在即将出版自传《往事浮光》中,林婉珍写到,“有时候看到其他人写到关于我的事情,明明同一件事情,却跟我的所见所闻差异甚大。我想,也是时候可以来谈谈我的版本了……”

  

  整本自传有1/4的内容都和琼瑶有关,详细记录了琼瑶是如何一步步抢走自己老公,走到正室的位置的——

  四十年前,我们签下了一张小小的、十五公分见方的分手证书,不久,“平太太”的称谓就换成了另一个人。

  

  而昨天琼瑶则发布了一条脸书,用岳飞的《小重山》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,其中“白首为功名,旧山松竹老,阻归程。”写的便是老公平鑫涛。

  

  文末,琼瑶还贴上了一则视频,并告诉网友“细看,细思”。

  视频里是一位小和尚和他师父的对话,内容如下:

  徒弟:天长地久是多久啊?

  师父:说天长地久,其实就是认定你啦!……天长地久,就是从今天开始,到死亡之前。

  徒弟:师父,为什么有这么多人,在爱里受伤呢?

  师父:所谓爱一个人,就是给了他伤害你的权利。但世事无常,最怕复出了一切,却只换来一身伤啊。

  徒弟: 师父,叶子离开树,是树对它不好吗?

  师父:不是。

  徒弟:那是风抢走了它?

  师父:也不是。

  徒弟:那它们在一起好好的,为什么要分开呢?

  师父:分开只因为,它们不再合适啦。

  徒弟:不再合适?那…是谁错了?

  师父:离开就是离开,分手就是分手,错对没有意义。不再合适的两个人,与其耗尽对方养分一同枯萎,不如坦然聚散各自相安,一切的一切都要看缘份哪。

  这段视频也被解读为琼瑶对林婉珍炮轰自己的回应,希望她能看开点,合则聚不合则分,一切要看缘分的。

  

  小妹不禁擦了擦额头的汗,文化人撕逼果然不一样呐。

  

  这场三个人的爱情,虽然以林婉珍自剖式的口吻展开在我们面前。但这段婚姻创伤,留下了多少精神折磨的烙印,谁都不得而知...

  林婉珍是谁?

  提到林婉珍,除了知道她是平鑫涛的前妻,人们更多的是从琼瑶的《浪花》《新月格格》等作品,对男主妻子的描写中猜测她的形象:不懂得“真爱”,不懂风花雪月,没法和丈夫心灵交流,没法包容丈夫和小三的“强势”女人。

  

  然而,林婉珍本人不仅不是个粗鄙的女人,反而知书达理,多才多艺,更是平鑫涛事业上的好伙伴。

  

  年轻的林婉珍算是个美人,她出生于福建一个富有家庭。17岁来到台湾,19岁考上台湾肥料公司后,与平鑫涛相识。

  

  当时的林婉珍是公认的厂花,平鑫涛曾发誓一定要追到她。

  

  1955年,她与平鑫涛结婚,婚后育有一儿两女,原本是很幸福的家庭。

  

  后来平鑫涛创立皇冠杂志,是林婉珍的父母拿钱资助的。

  

  林婉珍本人则成为第一位员工,身兼客服、财务、跑腿多重角色,而且分文不取。

  她会讲国语、上海话、台语和日语,根据客户的不同切换到不同的语言,以此来拉近和客户的距离。

  

  做好工作的同时,林婉珍也没有忽视对家庭的付出,因为平鑫涛喜欢吃腌笋鲜,而当时他们所住的南港买不到竹笋和火腿,她需要坐单程50分钟的公交去台北买,买好后回家炖3个小时给丈夫吃。

  不仅如此,当时皇冠签下了一些作家,让他们住在离家不远的地方。有时这些作家想要吃某样菜,也是由林婉珍来负责烧。

  

  每天游走在皇冠、家务和带孩子中的林婉珍忙昏了眼,以至于琼瑶出现时,她只把她当作一位普通的工作伙伴。

  

  第一次来到平鑫涛家的琼瑶,还对这一家五口表现出了羡慕之情。

  却未曾想,这一面直接改写了一个家庭的命运...

  琼瑶是如何上位的?

  林婉珍在书中提到,平鑫涛对自己说,有一次见到琼瑶的素颜,没有画眉毛,“好吓人啊!”,听到丈夫这么形容其他女人,再加上当时琼瑶还没离婚,所以林婉珍对她丝毫没有戒心。

  

  然而在琼瑶的书《雪花飘落之前-我生命中最后的一课》中,平鑫涛却对她说,第一次见到她时,天摇地动,仿佛看到了一道电光。

  两人一见如故、觉得彼此是命中注定。

  

  后来,琼瑶和平鑫涛合作,靠着《窗外》一战成名。

  

  不过《窗外》也招来了她父母的的不满,父亲认为她只是在出卖自己的风流往事,母亲则认为《窗外》中对女主人公父母的描写,是在故意丑化自己,被气到绝食。

  

  顺带一提,琼瑶有个姐姐肤白貌美很有头脑,在美国读金融博士,据说正是《一帘幽梦》中绿萍的原型。

  想到绿萍在小说里的遭遇,不知道琼瑶的姐姐有没有也气到绝食……

  

  此时琼瑶的丈夫也也因为她写的东西饱受压力,开始彻夜不归,夫妻感情越来越淡泊,最后以离婚收场。

  因为家庭的不和谐,琼瑶听从了平鑫涛的建议,从高雄搬到了台北,在平鑫涛家的对面租了房子。

  

  两个人由此迅速打得火热,琼瑶会穿着新买的衣服,来问平鑫涛好不好看;

  

  在电话里调情,问他:“我在吃牛肉干。要不要从电话里送一点给你吃?”

  

  家里的窗帘也换成了平鑫涛最喜欢的大红色。

  

  平鑫涛亦掩藏不住对琼瑶的喜欢,每次出国回来都会带一些衣服,一半给林婉珍,一半给琼瑶。

  林婉珍再迟钝也觉察出不对劲了,所以后来平鑫涛回国后,都是让琼瑶的弟弟去机场,先把要给琼瑶的东西领走,再回家。

  

  平鑫涛和琼瑶相处得越来越热络,有一天半夜12点多平鑫涛很晚都没有回家,林婉珍找了他一圈都没有找到,最后打给了琼瑶。

  结果琼瑶说平鑫涛在自己这儿打麻将。

  

  那是林婉珍第一次知道,原来自己的丈夫还会“打麻将”?!

  得意的琼瑶还将了林婉珍一军,“你自己来把他接回去。”

  

  被羞辱的林婉珍仍然不死心,直到后来在平鑫涛的书房中,发现了琼瑶写给他的情书:

  "此刻你正在妻子的臂弯里吧,何奈,何奈!"

  “你来了,寂寞就溜走了。”

  

  此外还对两人接吻的淮安细细描述,字字句句情深意浓,可以看出俩个人已经交往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  在朋友的鼓励下林婉珍决定和琼瑶谈谈,可还没等自己开口,琼瑶就噼里啪啦地讲了40分钟林婉珍他们的家事,这让林婉珍大受挫败。

  

  当然,就如同琼瑶笔下的白莲花小三一样,琼瑶本人也曾纠结过自己和平鑫涛的感情是否该继续下去。她在《我的故事》中写道自己和林婉珍谈判的画面,“充满了同情”,“实在不该卷入别人的婚姻里去!”

  

  然而,对自己破坏别人家庭琼瑶给出的补救措施是,建议“二女共侍一夫”。她对林婉珍说,“如果你还爱他,不准备放弃他,就牢牢地守着他。他来我家,你也可以跟着来我家。”

  

  毕竟林婉珍是个正常人,她当然不同意琼瑶的要求,可又放不下平鑫涛和三个孩子,迟迟不同意离婚。

  “谈判离婚,竟谈了八年之久,这也算一项纪录吧!”,这是琼瑶对林婉珍迟迟不肯离婚给出的评价。

  

  于是,琼瑶和平鑫涛又开始了狗血drama,琼瑶见林婉珍不同意离婚,就想要离开平鑫涛。

  平鑫涛则以死相逼,如果要分手,自己就开着车要冲到悬崖底下去。

  

  琼瑶哭着趴在汽车引擎盖上,表示如果平鑫涛要冲下悬崖,就先把自己压死吧!

  

  听起来轰轰烈烈的故事,林婉珍却在《往事浮光》啪啪打脸,表示当时车子上还有琼瑶的弟弟,平鑫涛怎么可能真的坠崖,琼瑶的弟弟肯定会拉着他啊。

  两个人只是演了一出感动自己的戏码。

  

  林婉珍还揭露,在“坠崖事件”之后,平鑫涛曾让她去带着琼瑶看医生。等琼瑶精神稳定下来了,他便和琼瑶两人去欧洲旅行了一个月。

  “我决定遵从命运,不再轻言分手。”

  

  而可怜的原配,则从来没有出过国,第一次出国还是再婚后,由第二任丈夫带她去的。

  决定将坏人做到底的琼瑶,之后的日子里一直在逼迫平鑫涛和林婉珍分手,最后平鑫涛告诉妻子:“你以后不要管皇冠的账了。”,直接将林婉珍赶了出去。

  

  离开了自己一手打造了10年的公司,林婉珍当时万念俱灰,想过要自杀,可一想到自己还有三个孩子,只能含泪接受了现实,同意与平鑫涛离婚,自此琼瑶小三正式上位。

  

  两个已经年逾80的老奶奶还要为了50年前的感情纠葛撕逼,一个埋怨对方是小三,一个劝对方缘分已尽。

  可在小妹看来,她们都忽略了平鑫涛的存在,他才是最应该被谴责的对象。

  用现在的话说,平鑫涛是个典型凤凰男,创业时靠的是娘家的经济支援和原配的支持;后来看中了琼瑶的才华和潜力,一脚踹了原配。

  

  琼瑶在平鑫涛主编的某报纸上发表小说,塑造了两个女人形象——原配极其无聊,只知道柴米油盐;而小三则是完美的、多情的。平鑫涛作为报纸的负责任,居然能纵容小三如此公开地诋毁自己的原配,洗白他们的出轨行为。

  

  更可恶的是,在林婉珍同意签字离婚后,他对林说,“你比较坚强,她(琼瑶)比较软弱。”

  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情非得已,真是渣男中的战斗机。

  

  面对这样的渣男,林婉珍为何选择保持沉默50年?又为何在闷不做声之后,突然将自己推上风口浪尖?

  这一连串的谜题,都有着迎刃而解的关键点。

  林婉珍为什么现在撕琼瑶?

  离开平鑫涛的林婉珍,后来和大她12岁的医院主任秘书王子平结婚。

  

  晚年生活过得十分丰富,她喜欢上了山水画,还办了个人画展。

  

  本想就这样平静地过完这一生,但没想到林婉珍突然出版《往事浮光》,将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上。

  起因还要追溯到,去年琼瑶对平鑫涛失智后的一系列反应。

  她先是在脸上po文告诉大家,平鑫涛失智自己有多么的悲伤。

  

  她细致描绘了平鑫涛生病的状态,并希望他能够轰轰烈烈地活着,而不是凄凄惨惨地躺着。

  

  在针对是否要插胃管的问题上,她和平鑫涛的三个子女产生了分歧。

  儿女们认为父亲插胃管延续生命是天经地义,不该上升到“值不值得活着”的高度。

  琼瑶则写了封公开家书告诉自己的儿子儿媳,如果自己以后生病不能动了,记不得人了,请把她送去“安乐死。”

  

  这样的话在平鑫涛的子女听来,像是在盼着父亲早死一般,心里当然不舒服。

  儿子平云公开发表声明,谴责琼瑶只关心情情爱爱,不能与父亲同甘共苦,更提到了亲生母亲林婉珍所受的屈辱。

  

  

  随后,琼瑶也会声明回应了平鑫涛的儿女,表示“我错了!我当初就不应该把《窗外》寄给皇冠。”

  

  她还强调今后不会再回应继子女,最后列出13项丈夫日常所需用品和注意事项,包括尿布、营养品、换洗衣服、床单的次数等。

  “我现在万念俱灰,也不再相信人间有情,我跟你们爸爸之间五十几年的感情,在你们的攻击下,也变得苍白薄弱!”

  

  之后她便带着自己65本小说的版权离开了皇冠。并透露,自己的作品在皇冠没有受到重视,有的书卖完了却不选择再版。

  “几乎被打击到…死亡”,琼瑶流泪说道。

  她表示,不想让自己毕生心血被这样糟蹋了,希望“它们可以重生。”

  

  因为当初并没有签订协议,在皇冠出版小说之时她和平鑫涛的“爱的约定”,所以对琼瑶的出走,皇冠现在的管理者,平鑫涛的子女们也无可奈何。

  

  紧接着,琼瑶便出版了新书《雪花飘落之前》,这也是琼瑶第一本没有在皇冠出版的作品,讲述了自己照顾平鑫涛的心路历程。

  

  其中也有谈到林婉珍,对她后来能得到幸福表示了祝福,还隔空喊话,表示当年即使有错,也是平鑫涛的错。

  

  平鑫涛的子女们从小便很讨厌别人叫他们“琼瑶的孩子”,所以这次出书的行为,于他们看来,是“外人”在消费和诋毁已经命不久矣的老父亲。

  

  正是这样的利益和情感双重冲突,让林婉珍站出来维护子女,正面开怼琼瑶。

  “往事浮光,犹如千钧”,事情已经过去50年,也许这么多年来林婉珍一直没有放下心头的恨。可《往事浮光》的出版,也只是让人们再谴责琼瑶和平鑫涛一次,并不能改变任何事。

  从“言情教母”到“小三鼻祖”,琼瑶的人生和她的作品一样,成为了一种扭曲的浪漫。她任性地去用伤害别人的方式去霸占平鑫涛,便要接受今后这份爱情永远得不到祝福的局面。

  而平鑫涛抛弃了糟糠之妻,选择了琼瑶过着戏剧的一生,如果他插着胃管,尚还有一点清醒的意识的话,会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?

  不管是琼瑶、林婉珍还是平鑫涛,都是这场爱情悲剧的输家罢了。

  


最新评论 共有条评论信息